兴发官网

“在喧闹的世界中,尽力天马行空”

文章来源:兴发官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1-04 09:12:36
访问量:

image.png

劳嘉濠:飞梦映画创作总监

 

 

疫情之下觅得出路

    随着疫情之下,越来越多人依靠网络购物和娱乐,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接触新媒体。尤其是上半年,新媒体和电影业都出现了一定的变化。新媒体方面,我们的影视制作公司飞梦映画(简称“飞梦”)所发布的网络视频点击量剧增,得到网民的高度关注。由于“飞梦”的人气上升,因而很多本地企业选择利用新媒体的平台宣传自身品牌,这也给“飞梦”增加了一定的广告量。电影方面,因应防疫措施,实体娱乐活动特别是室内活动基本上处于暂停状态,我们早前预备发行的电影《热唱吧!》以及正在筹备的电影《一夜千金》亦因此而搁置。今年的经济环境,更是令港澳青春片的出路难上加难,不仅许多工作项目处于暂停状态,就连发行和投资均持观望态度。为此,我们意识到,“飞梦”作为本地新媒体公司,为了寻找出路,惟有依靠自身的网络平台,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来吸引更多关注。与其依靠第三方制片公司,不如靠自己的能力去吸引粉丝来得更实际。

image.png


    第三方制片公司本身拥有自身的渠道和观众量,他们的渠道大多来自内地的网络平台,熟悉什么样的电影适合什么样的观看族群,也了解发行和上映的最佳时期。通常内地或香港的制片公司本身拥有院线资源,“飞梦”碍于投资因素,目前仍以本地或香港市场为主。一方面若是全国院线级别的电影,不单需要流量明星,也需要雄厚的资金,才能制作出商业成份高的作品。以目前的情况看,“飞梦”的网络平台每月大概有100-200万的观看量,其中有九成观众来自香港,相信在疫情完全过后,戏院无需设置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可以把电影搬到邻埠的院在线映。另外,《一夜千金》的剧本基本已经完成,希望将来能够在内地市场推出合拍片,以便争取机会进入内地市场。我们相信只要做好自我品牌的宣传,透过在线流量带动线下的观众,才能把新媒体的效应发挥到极至。

image.png


   2012年,对毕业于广播电视新闻系的大学生来说,我凭借对电影的满腔热情,与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当年成立了飞梦映画。公司一开始以拍摄微电影为主,直到6-7年后才真正开始拍摄电影《热唱吧!》。当电影拍摄完毕后,我们遇到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作为新电影团队缺乏大明星,导致难以吸引投资者购买播放权,这对于“飞梦”的打击非常大。虽然拍摄电影有部份资金来自政府资助和投资人,也有部份来自“飞梦”本身,但是这么辛苦拍出的电影却“无人问津”,让我们深感错愕,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走下去。就在这艰难的时刻,我们开始努力寻找方向,寻找可以在网络世界突围的点子,并试图闯出自身的名气。在机缘巧合之下,“飞梦”拍摄了一段“老表系列”的短视频名叫《澳门落后过你乡下!?》,该短片讲述了乡下表哥来澳门游玩所看到的民生问题,虽然影片表面上讲述老表和澳门亲戚的故事,实际上讲的却是两地的文化冲突,由不同地方的人与人之间发生的趣事。短片连带“老表”的突然爆红,加上一年多不间断地调整和更新,使得该系列的受众范围不断扩大,也逐渐得到本地乃至香港、台湾地区观众的认同与共鸣。这是让“飞梦”坚持到底的动力之一。另一方面,因为电影《热唱吧!》没有什么发行商购买,所以如果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飞梦”希望透过自身的粉丝去做发行,把电影带到公众面前,这是最直接的方式。我们希望“在喧闹的世界中,尽力天马行空”。

    回顾我们一路走过来,看到的是由一班冒着生命危险但仍然坚持创作的小人物,虽然承受着风餐露宿和思觉失调等多重层次的困难。但是,团队依然致力要拍出好作品给观众,以及尽力去维持各个成员的基本生命体征。幸好在2020 年,电影《热唱吧!》受到多个国际影展认可,其中之一是获得了“第9届法国尼斯国际电影节”三项提名,包括最佳外语电影最佳外语片女主角及最佳原创配乐等。

创业容易发展难

    生活在澳门的年轻人是幸福的,因为这里的生活成本相对于大城市来说比较低,如果青年人选择进入文创产业,也有来自政府的资源和支持。不但如此,生活在这里的人相对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澳门的年轻人可以轻易地在这里实现自身的梦想,能够较为专注地进行创作。劣势方面,即使澳门青年创业起步低,但是发展起来会面临很多的困难和问题,包括:人力资源和租金成本高,以及社会和市场效应不大的“先天不足”。即使这里的新媒体公司能够轻易得到客户的认可,但是若是遇上更大的广告或项目,澳门本地企业较难胜任。作为澳门文创青年,起步容易发展难,要跨过障碍的话,就不单考虑本地市场,而是考虑邻近地区的市场。

image.png


    我们眼见身边很多一起拍戏一起玩戏剧的朋友,他们大多想要做演员或者当歌手,有些人本身只是喜欢演戏,他的演出再精彩也好,如果不懂得利用网络平台进行宣传的话,便无法吸引粉丝。虽然很多人不看好拍电影,但是我个人觉得做电影不一定需要艺术家性格,至少我不是,不会凡事都执着到底,我喜欢电影,是喜欢它的本质,喜欢它带给我的启发。由于中学时期对于拍摄小视频的经历,令我意识到自己对拍摄电影有那么一点天份,加上这是我的兴趣所在,于是便开始拍摄作品,把它当作“精神食粮”一样,把音乐和电影带给我的满足呈现出来,这才是我最想做的,也是想把它做好的。

    过去我曾经在上海、杭州、山西、广州拍摄过电影,在内地拍摄或制作电影相对容易,因为内地的制作具有规模、人才辈出、明码实价、配套齐全。然而,回到澳门的话,制作难度高、明码不实价、器材设备成本高。不过对于创作人来说,澳门和香港的创作自由度高,无论是放在网络平台还是院线推出,新进团队所拍摄的电影比较有机会上映,这样的氛围比较适合创作人。始终“飞梦”现在的市场焦点仍然聚焦在港澳地区,一方面我们港澳创作人不熟悉内地的受众面,另一方面难以放弃现阶段所累积的粉丝和关注量。我们的影视团队都认同,如果缺乏故事和创作的作品,那么,无论下了什么功夫都是白费的,因为创作是商业成功的核心。

image.png


政府青年扶持政策的作用

    政府早些年对于文创的支持力度大,给予年轻人诸多机会,这半年内因疫情和经济的关系,政府资源紧拙,文创资源也随之减少。我们作为文创青年,不会一昧地埋怨政府,因为我们相信疫情和大环境条件难以预估。面对“汰弱留强”的社会,留下来的是真正能做事,而不是单靠政府支持维生的文创企业。值得庆幸的是,在政府文产基金的启动基金支持下,我们的电影《热唱吧!》才吸引了一些内地投资者。而电影《一夜千金》更是获选“2018电影长篇制作支持计划”,最高可获得200万澳门元支持金额。我们作为四名获选人之一,这笔资助不单坚定了“飞梦”拍摄电影长篇的信心,也有助我们连结与内地和香港电影人的渠道。文产基金除了对我们拍摄电影的支持,也给予我们公司在硬件上的支持,帮助我们发展成综合性的影视制作公司。

    我个人认为,政府对于澳门青年创业者的帮助不是单向行为,而是双向的行为,对于受资助的文创企业,需要具有一定的实力才能交出亮丽的成绩单。不过,在现时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优化社会氛围比单向资助来得更重要。如果要讨论优化文创项目,我们建议把澳门恋爱电影馆进行升级。因为每位电影人都希望自己辛苦拍摄的电影有更多的观影者,所以如果能够扩建恋爱电影馆,例如扩充观众席至200个,或能够为电影作品带来更好的群众效应。文创资助方面,“飞梦”相对满意政府对青年的扶持计划,也没有办法脱离政府资助变成纯商业的公司。

警醒新世代:学会顺应潮流

    “飞梦”现在主力新媒体和电影,不分先后、缺一不可。假如我们没有拍摄电影的话,单靠新媒体的话便会失去特色,容易被市场所淹没。电影与新媒体同样扮演重要角色,我们希望若干年之后,有来自不同地区的粉丝观看“飞梦”拍摄的作品,如果有10万名粉丝的话,便能够支撑“飞梦”继续拍摄电影信心。无论如何,“飞梦”的成功不是偶然的,我们有对于电影不变的坚持。对于澳门青年来说,一定要好好利用有限的资源,学会如何从中突破、寻找出路。要学会如何遵循规则去发展,学会跟随着时代的步伐,留意社会的发展风向。对于个人或者创作者来说,脱离时代的话就等于自我设限,只有顺应时代趋势,走在时代的尖端,才能脱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