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官网

要善从根源寻找解决就业问题之办法――疫情常态下澳门就业市场面面观(二)

文章来源:兴发官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21-04-13 12:04:21
访问量:

image.png

麦瑞权 议员 立法会公共财政事务跟进委员会主席 澳门建造商会荣誉主席

  

    1999年澳门回归时,澳门的政府财政非常紧张,我们建筑行业也是一份工两个人打,就业问题严重并出现工人上街游行事件,当时劳工局将建筑业团体召集起来讨论建筑工人的就业问题,呼吁聘用更多员工。由于回归是中国人的头等大事,不能乱,澳门的建筑商基本都是打工出身,明白打工仔失业的苦况,故此,我们马上增加聘用工人开工以稳定人心。

    毛主席说,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回归初期大家都没什么经验,当时针对澳门建筑行业出现的就业问题,我们建造商会会同中华总商会、工会联合会、建筑业总商会、理工学院等联合做了个澳门人力资源调查研究,通过问卷和访谈进行定量和定性的研究,得出的结论和建议是什么呢?是要进行培训!如果不对工人进行专业学习和培训,那么他们永远都是廉价劳动力,无法提高技能实现增值,给自己带来就业的困难。

    因此,当时我们建议对本澳的建筑工人进行培训,与国际接轨实现持证上岗。同时,建议对建筑商分级,比如A级、B级、C级持牌承揽项目和工程,就如同以前分大工、中工、小工学徒制。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分级管理制度,香港早已这样运作,但可惜我们当年根据澳门建筑行业的实际调研提出的建议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

image.png

回顾历史寻找问题症结

    2003年“沙士”没有对我们建筑行业造成很大的冲击,但这次对我们的影响很大,原因是新冠疫情席卷全世界及持续的时间非常长。当初以为新冠疫情只是发生在武汉,为了防止疫情传播,当时我作为建造商会主席便召集大家开会,要求建筑工程暂时停工七天,元宵节后又延期开工七天,我们当时是仍照发工资给工人的。但过后几个月几个月的往后拖延,甚至现在很多工程仍未能全部复工,故我们已无法再承受像疫情初期那样每天支付员工的薪酬。

    虽然政府部门建议劳资双方协调假期不要解雇员工,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以前建筑行业是这个项目停工但那个项目还在动工,人员可以流动可以相互调配,但去年很多旅游博彩业的工程出现停工,而很多政府工程因换届暂时没推出,私人工程也因前两年欧文龙事件政府加强土地回收也少了很多,市场上连很多家庭和商铺也改变了装修的计划,这些因素都导致了建筑行业工程减少,从而造成建筑工人开工不足。虽然经济财政司司长和行政长官一再呼吁大家要共度时艰,劳资应该互相谅解,但若整个家庭都没米,怎么满足子女和父母有饭吃,这就是现实状况!面对这一形势的变化,希望大家的思维应该有所调整。

    虽然政府指将推出183亿元政府工程,但未必能马上解决建筑工人的失业问题。因为建筑行业的流程是先进行招标和投标,企业中标开始动工已是半年后了。建筑业本身实行分包制,每段工期需要的工种都不一样,从打桩做地基,盖结构,装修,不同阶段所需要的工种也不同。例如初期做地基工作时很少需要杂工和泥水工,此时杂工和泥水工人就会出现失业情况。对于这种结构性失业,全世界都没有解决的办法,也没有好的福利机制去解决这一问题。

    自政府推出带薪培训,我也曾参与了培训讲课,当时我培训班上只有一个初中毕业生,其他多数均是大学毕业,当中有从事赌场和财务管理工作的。如果培训这些人做地盘管工,他们也未必愿意,所以目前的以工代赈培训只是杯水车薪,缺乏针对性的培训仅是短期的措施,就如哪里痛了吃个止痛药按摩一下,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因此,政府应该采取针对性方案恢复市场经济。

image.png

    比如鼓励更多的居民接种疫苗形成免疫屏障以增加推行疫苗护照机会。对有疫苗护照的国内游客推行豁免核酸要求,从源头上为占GDP百分九十多的龙头产业博彩、旅游解决放宽游客来澳门的问题。当澳门市场畅旺经济好转,包括装修在内的工程就会开始增多,附带政府很多工程如A区的地基工程的动工,建筑工人的就业问题就可以得到改善。宏观具体地说,经济逐步恢复了,就业的问题得以解决,结构性失业的问题也能得到缓解。

    而在短期、中期经济还没恢复应如何处理目前存在的问题,建议政府针对性地开展培训。对那些大学毕业生、失业和放无薪假的人,让他们在经过专业训练后以实现就业。政府有那么多公共单位,建议让这些人士以工代赈,在导师指导下带着他们学习去做这些工程。只要客户满意,过段时间就会形成一种市场的力量,新的经济产业、新的就业点、新的经济亮点。例如:对于维修水电的培训,当这个产业形成市场化,专业的群体具备承接这些维修业务能力,就解决了本澳市民家庭渗漏水和日常家庭电灯电路等的维修问题。

政府要掌握就业统筹主动权

    我们建议特区要做针对性的培训,就政府将推出的183亿的工程,现在就应该估算将来泥水工等各工种需要的人数,再根据需要对这些人员进行有针对性培训。政府按项目进度和劳动力资源的市场情况,可以通过对接工程用工情况来安排培训学员的工作,而不是各自为政,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缺乏统筹,这是个根本性问题。

    对特区政府目前推出的就业培训的有关措施,从短期来说是正确的,因为短期的疫情,政府为短期失业或无薪假的雇员进行一两个月的培训,市场复苏就解决了就业问题。但从长期来看,这种培训措施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因为缺乏开展计划性及针对性的培训。

    我们国家在解决贫穷的问题上做得非常好,因脱贫不是扶贫,扶贫永远都要扶,如果他自己会走路就不用扶他去走路了,对于澳门开展职业培训的目的也是为了帮助本地人更好地实现就业,实现自力更生,这是同一个道理。

image.png

    2000年,政府出资建造商会、中华总商会、工联总会、青联会等做研究培训建议,但政府却并没有推行,20年过去问题依然存在,亡羊补牢、前车之鉴。简单来说,不培训不提升就难以有专业人才,就难以满足市场需求。换位思考,如果你是业主,你家里漏水要找个专业的泥水工,你也不愿将工程给个不会泥水工的人来负责,也不会因为他在失业而给予他个工作。

    政府不但要对建筑行业作针对性的培训的扶持,还要面对市场竞争将产业优化升级。对于政府的183亿工程,建议政府可采取邀标形式,让本澳每家盖房、装修、造桥等企业能承接对口的项目,让每家企业都有工程可做,这样马上就可改变雇主因没工程引致工人失业的局面。事实证明,困难时期计划经济有其优越性,改革开放40年,中国特色社会经济的巨大成功也需要靠计划和自力更生来实现。

    正如大家这段时间谈论政府的消费计划,大家应从源头去思索而不应该一开始就觉得会升高物价,官民应该合作,商家薄利多销,市民也愿意因商场大降价、优惠多从而增强买东西提升消费的意愿。因此,应从源头上解决问题而不是钻进死胡同里面,要从宏观经济的源头上去解决结构性的问题,而不是头痛医头,只有诊断方法正确才能治病。

科学用工是建筑行业的特性

    我非常支持建筑行业优先聘用本地工人,如果企业需要1000名专业工人,本地还有2000名同等资历的失业工人,当然不允许还聘用外劳,因聘请外地雇员是补充本地人员的不足。如果本地雇员不是企业需要的专业工人,外地雇员的专业水平较本地雇员高,那作为雇主会选择谁呢?澳门已是国际城市、世界旅游休闲中心,市场经济已是国际水平,澳门有些工人没有技能却要求日薪1000元甚至更高,如果他来做老板,他会愿意这样请人吗?要换位思考问题。

    譬如,如果本地工人不会使用建港珠澳大桥用的盾构机,就无法聘用他们,否则很容易出现工作意外,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这是专业的工作,是人命关天的事,要讲求科学,不能感性用事。

内劳外劳也要能者多劳

    本澳现在建筑行业外劳比本地人多,原因是年轻一代都希望做工程师坐办公室做舒服的工作,没有父母会期望下一代做辛苦的地盘工,建筑行业是密集性劳动,所以全世界现在提倡使用组装式建筑。年龄长的雇员倘若无法承受体力劳动,就无法满足建筑工作的需要,这是职业的生命周期,不存在歧视的问题。

    现在政府审批外地雇员的制度是根据项目用工的需要而定,本土的绝大部分建筑企业都是良心企业,一贯作风是能用本地工人我们一定会优先聘用。这次疫情政府要求我们多些聘用本地工人就业,我们也是尽量配合。

    本地工人和外地劳工在工作中待遇是基于雇员的专业水平而定。现在日薪千元也难找到一个精装修的本地工人,很多外地雇员技术好,大学毕业且有在很多工地工作的经验,这些人很多时会被聘用担任主管。而澳门本地的大学毕业生,虽然有理论但缺少实务经验,故此,我曾力推持证上岗、专业认证,并于2013年后促特区颁布法律,规定不能刚毕业就担任工程师,而必须经历累积实际经验的过程。

image.png

    有人建议劳工局需对建筑行业本地和外劳用工规定比例,我认为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雇主会按应聘者的专业资格和经验考虑是否聘用,如果本地雇员有相应的技术,当然雇主非常乐意聘用,否则只好聘请有专业技能的外劳了。就如同本地就医,为什么出现保外就医,原因就是本澳没有这样的专科医生。

    澳门从一个小渔村发展到今天,尤其是回归20年来,没有外地雇员就不会有现时澳门的辉煌成就。作为良心的澳门人,我们必须承认外地雇员对澳门的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而不应只顾及利益导向。

寄望推动建筑业的发展

    香港建筑行业一直推行分判商制度,澳门也应该效仿建立该制度,本澳建筑企业20年前可以做所有工序,但随着经济发展,地基越打越深,楼越盖越高,内部装饰越来越细化、专业,建筑行业细分和专业化分级是必然的,这也是时代进步发展的需要。

    政府的工程都要求公开、透明招投标,如果每次都是那几个“成绩最好”的中标,其他企业就无法生存!在经济情况不好的时候,政府应该适当使用计划经济政策,考虑以救济的方式邀标本地企业优先承接工程,解决本地工人就业问题。等经济形式好的时候,就可以完全放开,让大家都自由参与市场竞争,也可以自由选择用工,达到一种市场用工的平衡。

    对于失业人员与社团组织、甚至是议员一起到政府寻求工作的帮助,透过行业社会组织和议员桥梁,大家商量着互相帮助解决问题,这也体现澳门是一个民主社会,体制的优越性。同时大家都是澳门人,也是中国人,共同建设澳门,不分外劳本地雇员,只有这样国家才能强大,中华民族才能团结起来,“一国两制”就是让我们创造和团结最大的力量把澳门建设好。

    总而言之,期望政府做好专业培训规划和实施工作,推行专业认证,建筑商实行分级管理制度,专业工人持证上岗,按国际城市的标准与世界经济并轨。在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过程中,澳门应该围绕新的经济增长点,新的就业点,将自己传统的建筑行业优化升级,前瞻性地培养培训适合未来发展的人才。

    此外,政府还应该重视职业教育的问题,目前为止,澳门还没有一所完整的真正意义上培养应用性人才的职业学校,远远落后于德国、韩国、日本及中国内地的职业教育发展。

    我们要转变观念,尊重劳动,鼓励多一些学生就读职业学校。必须承认澳门还没形成这个氛围,特区政府也缺乏这种意识,故此,期望政府在开展《职业技术教育制度》修订时,提升社会对技术学校的认识和了解。